十二夜

by 小葵 on 2012/12/26

 

彼时手机发出了短促的铃音,滑动解锁,一个时间管理软件的事项推送,告知我,该写博客了。

名字昨晚就想好了,叫十二夜。

 

敏姐现在已经形成一个小系统,用Evernote,any to do,四象限分区法进行GTD,PKM。

纸质笔记本进行思维导图,手账,碎片记录。尤其爱列欲望清单和To do lists。

 

听起来好像有那么回事,但其实是因为太散漫,需要各种整理。

 

 

圣诞节,下午接到个陌生电话,我用普通话说喂你好。原来是妈妈,在路途。

这是个好信号,我都忍不住想起千年以前的那句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

这是个否极泰来的转折点么,姑且那么希望着,又觉得不可能吧。

 

晚上我看了一部电影,有点旧。深夜,粤语,十二夜,应该是香港文艺电影的早期萌芽。意料之外的是片头是霆锋蜷缩在沙发里。

字幕写着:“爱情就如一场大病,过了,就好。”

主角是张柏芝,陈奕迅。那时他也有梦,她也有梦。

只是他们不懂,梦也要回到柴米油盐,缴水电。

 

 

千禧年拍的电影,这么一晃就是十二年了。十二夜,平面内十二个定点,爱情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。

电影尝试剖析了一些爱情观,我简单总结下。爱之前,都觉得相遇不是偶然,缘分至极。

爱了,都是疯子,可以通宵打电话甚至深夜驱车为见一面。

不爱了,各种互相折磨,试探各自的底线。

有意思吗。有点意思。

 

 

我的懒散加上工作的疲惫,在闷闷的办公室,冬天下雨就是助纣为虐。

我是有多讨厌下雨,情绪很down,早晨不想起,上班冷风吹,下班冷雨夜。

有时候我发现我会有些不切实际,匪夷所思的想法,也有点不负责任,不按条条框框。

始终还是缺那么一点勇气衔接上去,就差那么点儿了。

慢慢来吧,这样比较快。

 

所以最近总是想东想西想太阳。

也许真的还没找到足够强大的正力量,支撑我一直元气满满面对生活。

写文字必须听歌,一直在虾米乱找,最后听到em终于舒缓下来了。

 

开始订制看专业书计划。

还有啊杨公子推荐的为他准备的谋杀,让我想到东野圭吾。最开始姑且看看,后来发现剧情几条线,还把我吸引进去了。

绿箭侠的男猪脚各种跑酷,巧克力腹肌,随着年龄增长,我的品味也变了。

虽然觉得因为剧情一些不科学的地方,感到不完美,但是有了男主的muscles,都可以原谅。

 

看专业书计划总是被各种扰乱,一天就那么几个空隙,全被填满。

有时候很满足这样的阳光,有时候我内心有个冰雪寒又出来冷冻一切。

 

不然呢。女人嘛,就是个矛盾体纠结团。

 

世界末日都木有来,我以后木有什么好相信的了。玛雅人太不负责了,撒了谎,根本没办法圆回来。

没什么好相信的了。自己都也不信。

 

保持独立的经济和思想。以这个为方向,错不了,葵小姐。

 

不写了。

 

 

..

 

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