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冷

by 小葵 on 2012/07/7

 

不合时宜的,我感到好冷。空调遥控器上显示的是26度。黑夜小房间里一台亮着的电脑,还有小葵。

 

七月七日,窗外下起了空调雨。

 

腿冷,去抱了棉被,裹在身上,深夜写文。大些了,越来越不习惯曝露太心底的感情,更喜欢言简意赅。

我大抵算是满意当下的生活。

 

上班CD,下班后,径直去刷卡借公共自行车,低碳到家,吼热,脱衣服换睡裙。进厨房,熬绿豆粥,银耳羹。

冰箱开开合合,没发现好吃的东西。电热水壶烧开水,进卧室简单收拾书桌。

该洗的衣服放进洗衣机。进浴室洗澡。

出来然后上网,用开水泡茶喝,喝绿豆粥,晾衣服

完了,坐在电脑前,用手机聊天。

 

貌似有点琐碎的生活,有一些些貌似的怡然自得。就是没看书。

 

关于,她今天给我说,8月11号结婚,我平静了,沉默的祝福。不知能否回去一趟。

一系列的结婚事件,比如马诗名,青儿,唐唐。

祝福。祝福。祝福。

我也不多感慨了。

 

那晚西湖边的白堤真的很美,大脑点击一个赞,然后收藏。

谢谢某个人的陪伴。

 

哦,其实昨天下午有个插曲。看到父母皆祸害小组,问父母毁掉你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。后面的跟帖。

我对心理学有好感,知道人性格形成,与童年经历,父母很大关联。

我那时开始追忆小时候,情绪一下没对,哭了。

想到了造就了现在的我的性格一些童年原因。想到了某些伤害过我心灵的亲人。不提也罢。

那种伤害,直至去年在饭桌上,我说起来还愤慨而伤心,哭。

 

当然父母一直很爱我。说毁掉,太严重。

他有些暴力,常常打我。没给过太多正面习惯的引导。一直记得他说每天早上起来带我一起晨跑,其实一直都睡懒觉,从未实现过。

那年我想要一个漂亮的书包,没达成的愿望。我的儿童节舞蹈,关于服装问题。那年我的央求要学小提琴,她的不同意,画画也终止。

诚然父母的教育方式不可能尽善尽美。

 我理解,我都理解。

小豆豆没有进入巴学园,没遇到小林校长,估计也会当成问题儿童。

 

其实我也许知道,毁掉我心中某些珍贵的东西,造就了我内心孤僻角落,是那个我做梦都会梦见和她哭着吵架的人。

11岁12岁13岁14岁15岁15岁17岁。

一个女人,隔了好远的女人,小小个,眼神里好多内容,太聪明,太势力。

过去了,不提她。

 

我更愿意用用几件事,分下阶段。

想到了9岁那年。我有个巴掌大的迷你日记本,写了很多心事,现在真的好想找到它,祈求它还躺在老家的我放杂物的老式箱子里。

想到了11岁那年。10路车上,好闷热,我有点晕车,白色的夏装,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。

想到了16岁那年,我从5楼哭着跑下来,在电话亭哽咽着跟爸爸通电话,那是我第一次逃离“家”。

想到了22岁那年,那个妈妈送我的车站,我完全不能控制的流泪,回到家和离开家,同时发生。

 

昨天出去给爸打了个电话,彩铃依旧是某首网络红歌,我竟越听越喜欢。

喂,您好,请问是孙先森吗?

劳资!又来豁我,逮到把你打痛哦,哦哈哈哈哈。

嘻嘻嘻嘻嘻哈哈哈,爸,你那边热不热哦?

(四筒!)热哦

好哇,你在打麻将!哼

 

接着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依旧在加班。

我有时候想,我的工作态度,工作时长有我妈的一半,我就成top了。

给她买了新西兰某保健品,说寄过去了。

她居然破天荒的木有抨击我乱花钱。

说来也巧,给她买的东西,里面包含我09年一件了不起而心酸的往事。

世间是奇妙的,好多事情,几年前就埋好伏笔。

 

想到了凯,忽然的想念。

刚刚看了他的秋秋签名:

“我觉得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,每天的忙碌,到了晚上吃得饱饱的,然后回到家,洗个澡,接着玩会游戏,睡觉,幸福真心很简单。”

哇哦,凯哥现在不打架不叛逆了不网瘾少年了,修炼成一个小清新了。

 

7月4号,我要记下来一些重要时间,因为我大脑很难生成时间轴。

文哥哥当爸爸了。是个女儿。

比我大一岁零4个月的哥哥,童年的记忆,很多是他的陪伴。

那刻觉得自己任务好多,很多没完成。比如给小朋友买点什么。

外婆又抱重孙了,子孙满堂。

 

想起那时哥哥在上海,我在杭州,我们聊小时候,外婆疼我们两个,吃抄手的两个娃。聊得两个人都情绪失控,想哭。

并同时决心说今年一起飞回去看外婆。我觉得自己是个混蛋,很少回去陪外婆,唉。

想起了妈妈很爱外婆,那年回去给她庆生的途中,大巴遇到车祸。

我承诺给她要买的助听器,因为要听力报告而搁浅。

搞得我现在我也迫不及待想回去了,老人真的不能等你太久。

 

前几周常常出去社交,玩,反倒觉得累。

其实我本来就是个内倾的人,习惯自己独处,不太喜欢过分熟络的社交。

结果上周,上周,上上周,各种接触。

后来觉得大都不靠谱,我也觉得很疲惫去应对。

 

还有感情这块。以前和我say goodbye的男生,都回头了一下。

还好,我成熟很多。获得更纯熟的一种技能是,能置身事外来思考当下的问题。而不是完全陷入迷恋。

但是那种理想主义,完全是性格使然,引力太强了,实在扳不回来。

今天不小心看11年10月以前写的私密日志。

觉得那时自己好单纯,SB,又过分焦虑。

 

原本你觉得好的东西,过段时间不一定好了。

原本你焦虑的事情,当现在拉回去看,觉得属于自扰。

生活有好多的原本,只有自己去经历了,才会懂。

 

我好恋旧,改不掉这个习惯。

我常常回忆过去的事情,会心一笑。我的快乐常常来自我大脑的臆想。

我前段时间一直想找到我暗恋的同桌。

找了十多年的感觉,我的惯用密码是他家多年前的固定电话。

青儿说别找了,不然像婷那样,会失望。

后来在朋友网搜到了疑似对象,我又变成了那年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生。

给他写了消息,估计他不会看到。

 

我是要找回过去的自己,还是要告别过去的自己?

 

记起一句在豆瓣上看到的一句话,我很喜欢。

 

“可是你要知道,

所有你的过去,

都不能定义你是谁。

你现在的选择,

每一个此时此刻,

才是真实的你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