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病

by 小葵 on 2012/05/27

 

 

听过一个有趣的说法。我们并没有发现自己病了,因为周围的人都是相同的病症。

 

每个人头上都应该有个透明的进度条,它标注了你在村里还剩多少时光逗留,这个村,我们叫它地球村。

写到这忽然想起镍币背面的一首歌savin me,MV中的男主角能看到每个人的生命倒计时,悬在头顶,表达一些东西很强烈。

 

顺着我自己的进度条走,越发发现身边的病人越来越多。先是发现男病人一号,女病人二号,男病人三号。

他们这一群人,不挂号,病灶难除,隐藏病情,偶尔发作。

我很想化名把他们一一点出来,但是我不能,因为我也病。

 

虾虾那天用企鹅号给我连番发了很多难听的伤我的话,这应该是报复。

报复这几年没消息,还有那天面对她的婚讯我对她的批判,不大支持。

 

她可能还是那么幼稚,我却一句话没反击,也没立马打电话给她问清楚。

因为我这边的世界已经很凌乱了,无暇顾及,我搁置着。

直到那天给郗哥提起这个事,他说虾虾不懂,其实越是在乎她的人越会这样讲。

那一刻,被理解。

 

大师兄说他很怕失去我这个朋友,互为港湾。

从他放弃高考后,从他妈妈去世后,从他失恋后。

他经历的一切,他脸上比同龄人的老成。

我的信用额度在他那里很高,但惭愧的是我总会心不在焉。

 

刘小麻更是个奇葩。极具闷骚,是个无可救药的偏执狂。

哎呀,要写的太多了,我饿了,累了,不想写了。

 

昨晚在微信上把一部分我给Z写的分手邮件,给某人看了点。

文中没有一点责骂,愤慨,遗憾,痛苦。

而是字里行间:血泊里的微笑。

 

我说小葵很好辣,把微笑留给了伤害她最深的人。

他居然用痴情来形容我。

我说,不是痴情,而是一份对爱的真诚。

 

因为,欲望诉求,精神寄托。造就这些年的诸多异于常人行为,语言,和2 。

 

于是。我成了女病人一号。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