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懂

by 小葵 on 2011/08/11

公元二零一零年,四月底到八月初

我毫无时间概念,记忆也时常错乱

时间强制带上我

转换了不同的空间,体验了无数的哀乐

—失小葵

最后一次坐B1到东区,心里空空,在路上,用力去熟悉,却越感陌生。在门外的餐馆,认真的点了一份酸菜鱼,姑且作为一个告别仪式。还没来得及去发现一些未知的东西,就已经必须在30分钟后选择离开。如果还有一些可供回忆而嘻嘻笑的,也许就是S和D这两个人物及其周边吧。

 

三月失去,四月经历了一次失败,五月遇见。六月经历了一场离开,七月遇见。(五月需要另外开一私密博文写)。好长一段时间心门幽闭,没钥匙来开,这就是所谓的:不开心!钥匙君,你肿么不推门进来,别在门口愣着,倒是进来啊,然后把门反锁了好吗?

 

眼前,电脑边,一杯西湖龙坞龙井,叶子舒展开,水中碧绿飘荡,多少好看。一个人,习惯脑子里不停地对话。INFP很纠结,思维活动又多,又需要温暖。有些东西累积久了,也要出问题,据说很多极端的INFPer最后都被沦落到精神病医院。没有日服三次的特效药丸,全靠自己调节或者自愈,我病要好了,应该。

 

想靠近你,不想等待。想理性,想成熟。

 

虾虾说:“当我成熟的时候,就是我失去最多的时候。”

 

如果最后要总结一句,我想说:我可不可以不被你推倒,我的生活?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